<li id="prfme"></li>
<menu id="prfme"><del id="prfme"></del></menu>
    <address id="prfme"></address>
  1. <output id="prfme"></output>
    <menu id="prfme"></menu>
  2. <cite id="prfme"><del id="prfme"><wbr id="prfme"></wbr></del></cite>

    <address id="prfme"></address>

      <cite id="prfme"><tr id="prfme"></tr></cite>
      <menu id="prfme"><s id="prfme"></s></menu>
    1. TAG標簽

      投稿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當前位置:主頁 > 小說 > 青春校園 >

      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發布時間:2017-04-04 23:15 | 作者:草根情感 | 來源:美文在線 | 瀏覽: 次|類別:青春校園

        一片春愁待酒澆。江上舟搖,樓上簾招。秋娘渡與泰娘橋,風又飄飄,雨又瀟瀟。何日歸家洗客袍?銀字笙調,心字香燒。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小寶。
        
        這是蔣捷的《一剪梅·舟過吳江》
        
        看到這首詞,忽然覺得,其實時間短暫如螢火,一眨眼就過去了,快樂的時間如是,悲傷的時間亦如是。小時童光,流離青春,乍一看覺得很長,可等到時間將盡,很多年過去以后,才會覺得時間其實很短暫。離別之際,猶在依依不舍,希望時間能再長一些。
        
        一如那時,我和純光,還有那一段藍色的,白色的歲月是那么的短暫。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不知道真的是流光拋棄了我們,還是我們拋棄了流光。
        
        時光拋不走的,是我對純光的
        
        一,十三歲那年,純光在我心里是個英雄。
        
        純光。
        
        在我下定決心寫下這些的時候,曾對于你的角色想了無數個美好的名字。可是,我絞盡腦汁才發現再怎么美好的名字都遠遠詮釋不了你在我心中的份量。所以,請原諒,我用純光這個簡單的詞語來稱呼你。只因它是我所鐘愛的所有的溫暖。我愛它,如同我愛你。
        
        我第一次遇見純光的時候,是在13歲那年夏天。能夠遇到純光,很多時候我相信不是意外,更多的時候我想這是上天送給我的緣分。
        
        整個六月好像一直在下雨,南方的六月是一個大風大雨的季節。每天的天空都是一種灰蒙蒙的黑黛色,勃勃的大雨把整座城市都浸潤的像是水墨畫里的風景。路邊的柳樹暴出米粒大的新綠,在暴雨里顯得格外精神抖擻。雖然雨水有時讓人心煩,但是炎熱的像個大鏡子掛在天上的時候,更讓人心煩。
        
        我頂著如火的太陽,疲憊的推著一架壞了的自行車走在狹隘的街道上,赤裸裸的光線直逼入我的瞳孔,汗如雨下。
        
        太陽曬得我的臉,像粉紅的花蕾。走了半條街,連個修單車的店都沒有,這是什么鳥地方!我一邊拖著疲憊得如同剛從地震里逃生的出來的身子,一邊無力的推著單車。此時此刻感到特別的無助。
        
        后來,終于忍受不了了,我就把自行車停在一旁,然后我就一間鋪面前的門梯坐了下來。我像一只狼狽的丑小鴨,濕露露的樣子。躲避了太陽的烤打,突然覺得很舒服很清爽,似乎坐在清涼的水面上,那一縷縷的清風像毫無防備的瀑布從三千尺的懸崖上跌落,狠狠的砸在我的身上,很爽!
        
        “小妹妹,怎么了?有什么可以幫到你的嗎?”
        
        一個少年站在我的背后,輕輕的拍了一下我的肩膀對我說。
        
        天青色的蒼穹,有飛機嗡嗡地噪鳴著劃過,在云端上拖出徑直的尾線。這個明亮的暮春午后,少年站在鉛灰的水泥地板上,風嘩啦啦吹起他耳際的長發。而那天我正好穿著一件淡綠色的衣服,我在肥肥的夏天里,覺得自己像一條肥肥的菜青蟲,而他穿一件灰白的衫衣,瘦瘦的,可真好看。
        
        他叫我小妹妹,我愣了很久。他的聲音很親切,很有安全感,并沒有半點粗糙,像有力強硬的磁鐵,正在吸浮著我,我感覺我的心在我的身體里慢慢的一寸一寸的往外抽離。
        
        然后,我有點害羞的把臉扭到一邊說:“我的單車壞了,推不動~”
        
        他搶過我的聲音說,那我幫你修一下吧。說著他就走進屋子里面拿了幾件維修工具出來。
        
        他一手抓過單車,然后蹲了下去,手里拿著工具幫我檢查單車哪里壞了。
        
        天氣很熱,汗珠一下子就爬滿了他的臉頰,晶瑩剔透。他時不時轉過來望著汗流浹背的我微
        
        他笑起來時柔軟的眼神和拽拽的嘴角,微微揚起下巴時那側面的流線弧度真好看。
        
        我微微的彎下腰,雙手支撐在大腿上。我說哥哥你真是個好人啊!我問他叫什么,今年幾歲了?
        
        他笑了笑說:“我叫純光,今年15歲。”
        
        純光純光!多么好聽的名字!
        
        我在他身后靜靜的看著他手忙腳亂的幫我修車,我時不時的對著他密密的黑發,瘦削的背影咯咯的笑。
        
        十幾分鐘過去了,他站了起來,一邊用仟長的手指劃去下巴的汗水,一邊對我說,小妹妹,你的單車修好了。
        
        他兩眼看著我,讓我有點害怕的不好意思探頭看他,我輕輕的對他說了一聲:“純光,謝謝你!”
        
        走的時候,我對他說:“真的謝謝你,要不我就不知道這爛單車該怎么推回家。”
        
        能把一輛快要推不動的單車修好的純光,在我的心里頓時有了英雄的樣子。
        
        恩!純光在我的心里是個英雄!
        
        后來,很多日子里,我總是在遇到純光的那個地方的街角徘徊,我多么想在某個轉彎處能夠像毫無刻意的偶遇,然后他能清楚的記得我的名字和我的樣子。
        
        可是,他像消失了一樣,我都沒有再見過他。而之前的一切,他就像一個天使,在我遇到困難的時候突然出現,為我解難后又悄悄的離開。
        
        大坡其實是個很小的地方,騎自行車不到幾個小時就可以轉完它。我如此想,我與你,便也是在同一個小小的鎮里,看同一片天空,沾上你體溫的風也撫過我的側臉,我腳下的土地你也曾踏過。只是這樣想著,我就能覺得那個少年,還在!
        
        而那些有關于你的樣子,你叫我小妹妹的聲音,你汗如雨下的為不相識的我修車,你對我笑……這些都在我的腦子里反反復復,兜兜轉轉,花開成荼靡,上演一場盛大的荒涼。
        
        二、純光,依然是個英雄。
        
        再次見到純光,是在四年之后,在人潮洶涌的學校樓梯間,到處擠滿了同學。在一撥一撥的人河里,我看到了他的身影。
        
        高中的開始,軍訓過后,學校舉行開學典禮,全校六七千學生都要參加,瞬間,學校沸騰了起來,密密麻麻走動的學生,像到處亂飛的蒼蠅。
        
        開學典禮就要開始了樓梯間往下走著很多同學,川流不息,像波浪一波又一波,我拖著我的凳子,好不容易才找到一個空隙的地方,然后我就走了進去,跟著流動的同學們從六樓走下去。
        
        走到三樓的時候,我隱隱約約的看到純光,擠在洶涌的人群前面,那一個側臉,那一個身影,即使四年過去了,我依然記得。
        
        當那個熟悉的身影從眼前閃過的時候,我有一秒鐘的怔忡,然后迅速地回過了神,不顧手里拖著一把枯黃的木凳,我用力的撥開人群往前沖過去:“讓讓!請讓讓!”
        
        一愣一愣之間,很快就到了一樓大廳,同學們像游魚一樣涌向入口。我追尋著他的背影,剛想要橫穿過人群看清楚的時候卻被擠得摔倒在地上。在倒地之前,我看到純光走過操場同學們看開學典禮的地方,他回頭望了一眼,然后似乎有人叫他,他才又扭過頭去。
        
        我的手被行人踩了一腳,對方連忙道歉,可是我當時像是沒有任何痛覺一樣,完全不理不顧身上的傷和旁人擔憂的詢問,爬起來,淚眶通紅,眼里只剩下純光離去的方向。連背影都沒有了。
        
        自從再次看到純光,我感覺自己平時沒有煩惱的我卻陷入了沉思里。
        
        第二天早上化學課,而我整個人一點精神也沒有,化學老師抱胸站在講臺邊,目光直視走了神的我說。第一組第五排靠窗那個女同學,如果不想聽課可以直接出去。”
        
        很多人都扭過頭來看向我,我的臉一下子漲得通紅,手指握緊了那支藍色的水性筆,根本不理會老師的批評。
        
        高一的八月的陽光透過舊式玻璃窗戶,照得化學老師那張喜慶的臉泛紅光,越發像許仙的姐夫李公甫。學生們安靜地看著漫畫,傳著可笑的小字條兒,或者像老牛反芻般無聲無息地嚼著口香糖,就是沒人答理他對化學物品定義的喋喋不休。
        
        我依然低著頭,在草稿紙上一遍又一遍的寫著純光的名字。
        
        我多么希望還能再見到他。
        
        純光,我沒有怎么樣,只是四年了,你還是我心中的模樣。我只是想起了你,想起了你帶給我當年所有旖旎的過去。也許我很傻,這些年,我一直以為我很堅強,一直以為再也不會遇到你。可是不過是這樣一句話,就將我抽絲剝繭,所有的偽裝都通通不見了,整個世界都成了你的樣子。我多么想再遇到你。
        
        自從那次之后,我開始更加的留意著從我身邊走過的同學,我就不相信,一個大將中學有多么寬大,即使掘地三尺,我也要找到你。
        
        我站在學校的小賣部門口,一個個的去打量著這些擁擠著買零食的同學。也真是的,學校那么多人,小賣部又小,賣東西的阿姨服務態度也不好,每次一下課小賣部就擁擠得像要爆炸。
        
        然后,我就看到有一個女孩買了好幾包零食,然后又迅速的給了幾包站在她身邊的一個男同學。然后對他說“這就是你喜歡吃的啦,特意買給你的,要把它吃完哦!”
        
        原來他們是一對小侶,我淡然一笑,世上最美的便是這樣年歲的愛情,他的喜好,他的憎惡,他喜歡吃什么,他不喜歡吃什么,她都能記得。
        
        就在我看得入神的時候,然后有一只充滿了溫度的手,拍了我的背肩說:“小妹妹,你怎么也來這里讀書?”
        
        我最討厭別人在背后拍我,這樣會嚇得我心跳加快大失形象的。當時我生氣極了,心想轉過身去給這個混球一腳。
        
        可是,等我轉過身的時候,我開始對剛才的想法后悔了。我看到了他,純光,是他拍了一下我。是那個四年前雅氣如今帥氣的他。我瞬間臉紅得要命,低下頭……
        
        其實,我當時沒有想過遇到他后該說什么,該怎么樣的表情,我連一句簡單的臺詞都沒想好。其實,我好想擁抱他,像電視劇里失散多年的戀人一樣,突然相見,鼻涕和眼淚交加在一起,然后兩個人開始深情的擁抱。
        
        可是我不敢,看到他身邊站著那么多的朋友我更加害羞。我像個傻丫頭,笨拙的愣了好久才喊出三哥字“大哥哥”。
        
        純光看到我嘴角隱隱的笑意,竟然有些害羞,臉迅速地潮紅了。
        
        過了好一會兒,他又咪咪的笑了笑對我說:“上課了,快上教室吧,我高二!”說完后他就和他的同學轉身離開。
        
        我又呆了一下,眼神還停留在他的笑臉里。好不容易回過神,才想起我還沒有回答他問我的問題。我怕他聽不到,我就第一次破口大聲的朝著離我20步之遠的純光喊:“就是!就是!我爸叫我來這里讀,因為中考成績差!所以才奔大將來的”。
        
        話音剛下,純光就回過頭來看著我笑了一下,我也看著他,四個眼睛頓時交加在一個焦點上。
        
        我完全不顧身邊的同學正在看我如此失禮的樣子在咯咯的笑,也不顧上課鈴響,只覺得這個世界只剩下我和他在對望,深情而又不舍。
        
        后來我的最好朋友小C在我的背后拍了我一下,然后就嘰嘰喳喳的嚷道:“三八,人家都走遠了你還盯著什么東西看?都上課鈴響兩次了……”
        
        我回過頭,帶著玩笑般的態度用腳往她的屁股甩了一腳。
        
        小c又不服氣又委屈的說“人家在背后拍你你不踢,我拍你就踢我,重色輕友的家伙!”
        
        那天,我知道他高二后,我每天都會站在我們高一的走廊上時不時的以臺風來了也吹不倒的身姿往高二的教學樓上仰望,我多么希望能看到他正好也在向下凝視。當然,這也是我想的最美好的事,想想而已!
        
        從還能見到純光以后,小C常常對我說:“妞妞,怎么這陣子看到你特別愛笑,有點不正常,你中毒了吧!”
        
        是的,我中了毒,小c不知道,是純光給我下了毒,他一笑能讓我開心好久,一看不到他,就會覺得很失落!
        
        有一次吃飯的時候,我硬著頭皮的跟著他一邊走校園一邊吃飯。
        
        大將的校園還算大,校園的四周都有樹木,樹下還有很多情侶在一起吃飯,樹下的鴛鴦總是很多。
        
        我跟在純光的身后,我們一起穿過落滿樹葉,還飄著秋天的花朵碎屑,路邊的樹木也嬌艷欲滴。純光目不轉睛地往前,不看多余的風景。而我卻流連忘返地看看那些樹下的情侶,再充滿期待地看著走在我前面的純光。什么時候你才能看到我的愛情?什么時候愛才會到我的手里?我安慰自己說,快了快了,秋天過去冬天過去,春天就來了,世界清明了,愛情就來了。
        
        放月假的時候,我沒有回家,和小C、小C的男朋友還有一個男的去玩,到處溜達,那個男的是小c男朋友的老鄉。
        
        那天玩得很晚,都快要到晚上十二點了,很困!后來小C的男朋友說去賓館開房睡覺。雙人房。
        
        到賓館上樓梯的時候,我才意識到,小C和她的男朋友睡一起,難道也要我和那個男的睡?就在我越想越慌亂的時候。那個男的向我表白了,他說他喜歡我。
        
        那個男的高高的,平頭,薄唇吐一口煙圈,狹長的眼在裊裊煙霧后閃爍著黑曜石般的奪人光芒。他撫著我面頰的時候,一邊嘴角斜斜地飛揚,眼睛里有種天生的深情,他說他喜歡我,真的喜歡!
        
        我頓時覺得更慌亂了,因為我根本不喜歡這個男的。
        
        我想到了純光,因為純光也沒有回家,我發了信息“快來救救我,快點!在…………!”
        
        過了十分鐘,純光出現在樓道里,站在那個光線不甚明亮的樓道口,背后是一邊白光。他的出現好像撥動了大束大束的光線,帶著它們一起擁擠進陰暗的樓道里,讓剛才還背光的樓道在一瞬間就明亮起來。
        
        突然覺得他特別的高大,肩膀也特別的寬大,像個勇士毫無畏懼,他不顧我身旁的那個男的歇斯底里的叫喊聲和充滿不滿的眼神,拉著我的手頭也不回地大步向前走去。多么狗血的劇情,我竟真有一刻將他想象成了橫刀奪愛的小三。
        
        他拉著我的手大步大步的往前走,他什么也不說,我也懂,他心疼我!蛋黃燈光下的純光眉如墨潑,鬢如刀裁,身材挺拔,穿著悠閑帥氣的格仔衫和休閑褲,他手心放在我的手心的時候很溫暖,他看起來真的又很俊朗,低頭凝神時又有一種讓人怦然心動的專注。
        
        他一邊走一邊看著失神的我,只略微地挑了一下眉,那樣寵溺的語氣,那樣溫暖的掌心,竟讓我失了心神。我像個傻子一樣,任他拉著我走。他對我笑的時候,好像整個世界的花都為我開放了一樣
        
        后來,快凌晨一點了。純光看到發困的我說,走,睡覺去!不用怕,開的是雙人房。
        
        天知道我那根筋不對,毫不猶豫的跟著他走。
        
        他一邊走一邊回頭俏皮地朝我眨著眼睛,那神情像得到糖果的小孩,誰也不曾知道,你剛剛才殘忍地親手斬斷了一個女生的情絲,如今又給我種下了根,在心里蔓延著。
        
        到了房間,我的兩只手相互地握著,緊張得不停地互相翻弄著。就在這緊張之中,我并不是害怕,因為我相信純光并不是壞人,不會亂對我怎么樣,他是尊重我的。一個房間,兩個人,兩張床,我只想找一個話題來適時化解我們之間的尷尬:“謝謝你,剛才。”
        
        “不用,你怎么這么傻,以后不要不回家,晚上乖乖呆在家里”
        
        “嗯”
        
        然后,我從包包里面拿出一瓶香水,噴了噴。我問他要不要也噴噴,他羞羞答答的說“不要”
        
        他在我旁邊的床上睡下了,那時天氣微涼,他蓋的是薄薄的被單,厚的他給我蓋上了。他離我那樣近,近到我微微一皺鼻,就可以聞到他身上那鋪天蓋地的皂香。我聽到自己厚重如鼓的呼吸聲,那每一下的跳動,分明就是滿滿溢出來的歡喜。當我聽到“蓋世英雄”這樣的字眼,我便會不可自抑地想起你來。
        
        看著他睡著的樣子,我感到很安逸:
        
        “對于一個瀕臨絕望的人,都希望能抓住一根可以救命的稻草,純光,你就是我救命的稻草,晚安。”
        
        三,你英雄的摸樣不再是為了我,但在我心里,你依然是好樣的。
        
        因為在夏天里遇到純光,所以我特別的對夏天有種滿滿的喜歡。明亮的耀眼光線,流動的灼熱夏風,嫩綠油亮的梧桐葉子,樹下的斑駁光影,十五六歲少女的荷葉領粉色襯衣,少年的板寸頭,五毛錢一支的純冰糖棒冰…喧鬧的夏天里,有著那么多人,我還是能輕易地一眼就捕捉到他。他穿一件淺灰色的T恤,簡簡單單,卻遮不住他的光芒。
        
        我喜歡上他喜歡的,我習慣了偷偷的看他在操場上走,也許這就是少女情懷。我不知道他知不知道我喜歡他,就像我不知道他喜不喜歡我?
        
        直到有天,我站在教室的走廊外向操場下看去的時候,我看到了純光在樹蔭下行走,微微的陽光撒在他淡黃的頭發上,純光成大了,從一個少年變成了很多女孩喜歡的大男孩。我看到有個漂亮面條的女孩走在純光的身旁,走得那么的近,貼得那么的緊,純光時不時的微低下頭對那個女孩笑,笑得很溫柔,這么款款深情的笑卻沒有對我笑過,那么這個女孩是不是比我在他心里重要得多?
        
        我一邊想,突然間覺得胸口悶悶的,心情一下子失落了,像一顆完整的心,從六樓高的走廊上狠狠的砸在純光的面前,然后血流成河,而純光卻看不見。天空上微醺的陽光,竟然晃得我眼睛都睜不開。我緊緊地閉著眼睛,其實我只是害怕一睜開眼睛就有淚水決堤:“純光,是不是她比我重要,還是我胡思亂想的?”
        
        小c說:“胡思亂想有什么用?去問下不就知道了”!!
        
        到了晚上下自修的時候,我和小C走在校園里,那晚安靜如水的夜,晨星微亮,早風薄涼。星辰是永恒的,我也知道頭頂的這片星與故鄉小城的星空無異,可是這異鄉的星光卻顯得格外寒涼。
        
        我又看到了純光,他和早上看到的那個女孩兩個人坐在樹下,曖昧無比!
        
        暗黑的校道,心卻像被輕輕的丁了一下。
        
        后來小C為了幫我證實,就硬拉著我去問一下。
        
        走到他們的面前,雖然是晚上,雖然只有微軟的燈明,我從不知道一個人能漂亮成那樣。即使這樣,我仍看清了那女生的樣子,面容精致,淚盈于睫,看到她我瞬間想起了放置在我床頭的玻璃娃娃,一樣的漂亮可愛。
        
        站在他們兩個人的中間,我尷尬無比的好不容易才擠出一點笑容說:“嘿嘿,純光,這是你的女朋友吧!?那么漂亮!”憋出這句話的時候天知道我有多么難過。
        
        只見那個女的害羞的把手搭在純光的手節上,然后純光就輕輕的點了點頭。
        
        他這么輕輕點頭的瞬間,好像一顆深水炸彈,在我的腦子里,波濤暗涌。我毫無防備地當著她們的面,眼淚倉皇地跌落下來。沒有任何利器攻擊我的心臟,可是它那樣鈍痛,鈍痛到我迅速地失語,只知道靜默地掉眼淚。還好,夜有點黑,匯流的眼淚沒有凸起,你看不到!
        
        燈光透過樹葉的剎那,一切都將歸于寂靜,漸成荒蕪。
        
        然后,純光和那個女孩默默的離開,燈光硬拉拉的放長了他們兩個人一起遠去的身影,成了兩條緊貼的地平線。他的背影挺拔,他的頭發微黃,他的肩膀寬闊。我和小C在他們身后,我很認真地看著他的背影,眼睛卻總是模糊。也難怪,我的眼淚總是不停地流下來,被涼風一吹,臉都跟著辣辣地疼。
        
        以后的日子里,我連出走廊的勇氣都沒有了。我不想看到他們兩個,我遇到他都會躲避著。漸漸的,我以為不看到他就不會有太多的難過,那一段只是對我來說刻骨銘心的時光似乎在心里淡成了一個影子。每每從夢中哭醒,那種無助的絕望感再次襲來,我才肯承認,也許還需要點時間……需要的時間去淡然,而很多次當純光從樓道經過出現在視野里,我就有種想要不顧一切追上去的那一刻,我忽然明白:還是放不下。
        
        就這樣,我和我自己僵持著,突然有一天,學校的領導在廣播著讀著:“我們經過討論,將高二﹡﹡班在校外聚眾打架的純光同學勸退處理”。
        
        我才知道純光因為在校門口打架,被舉報,學校怕影響學校的名聲而把他開除。
        
        從他的同學的口里得知,他是因為那個女孩而被打的!因為有個男的,罵了純光的女朋友,所以純光就和那個男的吵了起來,結果那個男的吵不贏,就在放假的那天出錢請人在校門口和純光打了一架。打純光的那些人都是一個個長得圓頭圓腦的男生,足有一米八的大個子,剃著寸頭,粗粗的手臂和微黑的肌膚,看起來很像一頭牛。聽說純光還被狠狠的踢了幾腳。
        
        后來在樓梯間我看到了他,他也看到了我,他什么也不說,笑了笑就從我的身邊走過,我聞不到他的氣味,我聽不到他的心跳,即使他什么都沒有跟我說,我仍能感覺到他心里的悲傷。望著他有些陰霾的臉,我的心竟然一陣陣地發緊。
        
        他離開學校的那天,陽光特別的明媚,天空像過濾過一樣,特別的藍。我逃課了,我站在你看不到的地方看著你提著兩包行李,你頭也不回的走,我也不敢和你說再見!我怕我會忍不了哭出來。我想這一次離開,不知道還會不會再見,曾經和你失散,隔了一個四年我才重新遇到你,那么這次呢?是不是還要四年?
        
        陪我成長的那個少年,我心里一直深藏著的純光,是你陪我成長到可以坦然接納幸福的年紀,你的眉眼,是否清冽如昔?我忘了,你都沒有想過和我說再見!
        
        我苦笑一聲,鼻子很酸,眼淚就落了下來。我連眼淚都不去擦,我怕錯過看你最后一次。
        
        看著你毫無眷戀遠去的背影,就在那秋日沉沉的校園里,我站在那棵不停有落葉飄落的樟樹下,輕輕撫摩著手中微微發燙的掌心,這個暖暖的掌心是你曾把它放在你的手里拉著我走的,我一直記得,那么你呢?
        
        四、流光容易把人拋,紅了櫻桃,綠了芭蕉。
        
        時間過得很快,我們也在沸騰的時光里轟然的老去,很快我就高二了,純光離開也有一年了。
        
        他走后我變得很安靜,整天讓自己埋頭課本,忙的連想念的時間都沒有。生活里只有做不完的習題,一顆心記掛的只是前途和未來。再也不會夢見他或提起他。而他仿佛很多年前就已經在時光里老去。
        
        說也挺巧合的,高二我剛好被換到你原來在的班級,我也極力的爭取坐在你原來坐的位置。你的書桌很嶄新,在課桌的中間有你用藍色中性筆涂的四個整整齊齊的大字:風花月。然后下面還寫著一行小小的字:我的青春里唯一的異性名字是:﹡﹡﹡!這是那個女孩的名字,我突然明白了,多少年來,都只是我一廂情愿,是我沒有說出來的愛。我的世界在那一刻天旋地轉,內心殘存的最后一絲希望熄滅成灰。
        
        也許吧,像小C說的一樣,他根本不屬于我,又怎么算得了失去。我唯一遺憾的是,我連我愛你都不敢對你說。
        
        “請原諒我從來都默默不語。我始終相信,不能靠近的愛也會是一種信仰,會令我們如葵花般堅定,執著地守候你的消息。
        
        愿你一切安好。”
        
        我在書桌的左下角用黑色的圓珠筆寫著上面的那段話,寫完后,我連筆都丟了。
        
        高二文理分科,我和小C都選擇了文科。文科有很多男生,小C說想要忘記一個人,那么就得開始一段新的戀愛
        
        我藐視了一下小c后,把頭一甩。轉頭間,窗邊閃過一個熟悉的背影,俊朗而落寞,似曾相識,長得太像他了。恍恍惚惚地刺痛了我眼睛,那是真的嗎?
        
        那個男孩不知道什么時候站在我的靠窗前,他用明朗的聲音說他叫小七,然后不知所措的往我的桌子上放了一封情書。這是我第一次得到情書,他折成心形的,看得出他很用心。
        
        我看了看他,臉一下子的就紅了起來,有點不好意思。后來小C幫我拿過了情書。小七站在那里,呆呆的一動不動,一雙眼睛,像忽然從睡夢中緩緩睜開,清澈的眼底閃耀著一股夢幻而柔軟的光芒,陽光正好照進來,和煦地將他籠罩,他的頭發、臉龐、眼瞼,頓時染上一層金色的光輝。唯獨嘴唇,殷紅如櫻。
        
        這么漂亮的男孩,像過去的純光!
        
        過了一星期后,我回復了小七,我對他說,或許你說的愛僅僅只是一時的好感,如果這個學期過去了你還能對我的感覺沒有變,那么你再來找我。
        
        小七聽到后,頓時笑開了花,小七說,你等我!
        
        我應了他點了點頭。
        
        朋友們都那么驚訝我會答應小七,他們問我那么快忘了純光?聽到她們對小七的描述,我只是微微地笑著,靜默不言。我不知如何跟她們說,一擊即中的感覺是無法解釋的,一見鐘情便是如此神秘。
        
        我告訴小C我不是中毒了,我是生病了,是心病,心病還要心藥醫。
        
        小七,就是我的良藥。
        
        小七讓我體會到疼愛,我肚子餓,他會馬上去買東西給我,天冷了,他會啰嗦的叮囑我多穿衣服,他會哄我開心……每當我看到小七,我就再也不會去想起那條彌漫著炸油條味道的巷口街道,不會想起被棉花糖擋掉一半臉的他,不會想起他幫我修單車時候的樣子,我都覺得,那么像老舊電影里的情節,失去也是一種新的得到的開始。
        
        學期結束后,小七真的如約而來找我。
        
        那天,在平南大橋下的防洪堤壩上,小七抱著一個大大的抱抱熊站在我的面前。我第一次那么清楚的看著他的臉,他的眼神,款款深情,他一頭烏黑長發挽成一團盤在頭上,一張讓人看了絕對不會覺得胖但肉感有余的小包子臉,小巧的臉上是一對雙眼皮的黑亮大眼睛,秀挺的鼻梁,唇瓣泛著粉色。
        
        大橋上的車輛洶涌的來回不斷的變換,飛鳥掠過的痕跡已找不到,只剩晃悠悠的浮云流逝時的支離破碎的天空。我接過小七送給我的禮物,青澀的淚水頓時像澎湃的江水防不勝防的大顆大顆的掉落,不是悲傷,只是悲涼了太久的心頓時得到溫暖,我已不再是漂泊而沒有天空的云,我有愛我的小七!
        
        看著在深秋沉淪的日光下的滔滔東流的江水,好像,是它載走了我的過去,載走了一直舍不得放下的純光。我一只手抱著禮物一只手被小七緊緊的拉著走,走在長長防洪堤壩上,像兩個經歷了滄桑的年邁老人,正在緩緩地走向更遠的地方,最后走成一個沒有任何棱角的光點……我仿佛走到了校園的柳絮漫天飛舞,也仿佛看到了那年我們落拓不羈的青春。
        
        后記:
        
        1好不容易把它寫完了!以為自己是個不會訴說的人,現在看來我挺能說的,就如同我,走得再遠,都無法忘記。你看,事情已經隔了這么久,我仍能完整地訴說整個故事
        
        2就像夏七夕說的一樣,寫這些文字的感覺,和生孩子一樣。我想,生孩子是件要有耐心的事,也很痛苦::>_<::。
        
        3你丫的,有的人問問你你是男的怎么主角是母的,我很想說,你看見過吳承恩去西天嗎?那他怎么就寫了《西游記》
        
        QQ1343102155
    2. 欄目分類
      5050彩票平台5050彩票主页5050彩票网站5050彩票官网5050彩票娱乐 建湖 | 揭阳 | 兴化 | 宁国 | 日喀则 | 铜陵 | 锦州 | 宜昌 | 咸宁 | 淄博 | 廊坊 | 黔西南 | 东海 | 宁国 | 石狮 | 聊城 | 绵阳 | 东方 | 黄山 | 朔州 | 伊春 | 阜新 | 安顺 | 图木舒克 | 清远 | 大连 | 项城 | 舟山 | 巢湖 | 厦门 | 巢湖 | 铜仁 | 昌吉 | 改则 | 和田 | 大庆 | 白沙 | 垦利 | 任丘 | 禹州 | 铜陵 | 达州 | 公主岭 | 甘肃兰州 | 盐城 | 新泰 | 新沂 | 郴州 | 河南郑州 | 随州 | 长兴 | 安徽合肥 | 阿坝 | 葫芦岛 | 临猗 | 平顶山 | 海南 | 大理 | 镇江 | 安顺 | 邯郸 | 汕头 | 博罗 | 松原 | 淄博 | 益阳 | 鄂州 | 泰州 | 本溪 | 澳门澳门 | 日喀则 | 如皋 | 盐城 | 武威 | 黄南 | 安康 | 宿州 | 汕头 | 黑龙江哈尔滨 | 广安 | 儋州 | 赤峰 | 广元 | 乐清 | 阳春 | 三门峡 | 海拉尔 | 乐山 | 桂林 | 屯昌 | 天水 | 临沂 | 绥化 | 正定 | 兴安盟 | 武安 | 辽宁沈阳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