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li id="prfme"></li>
<menu id="prfme"><del id="prfme"></del></menu>
    <address id="prfme"></address>
  1. <output id="prfme"></output>
    <menu id="prfme"></menu>
  2. <cite id="prfme"><del id="prfme"><wbr id="prfme"></wbr></del></cite>

    <address id="prfme"></address>

      <cite id="prfme"><tr id="prfme"></tr></cite>
      <menu id="prfme"><s id="prfme"></s></menu>
    1. TAG標簽

      投稿

      會員登錄

      會員注冊

      當前位置:主頁 > 小說 > 青春校園 >

      村兒第二章

      發布時間:2017-04-04 23:09 | 作者:辰晟晴紫 | 來源:美文在線 | 瀏覽: 次|類別:青春校園

        這么快就29號,東西都已收拾好,用家里的座機給老爸打電話,說今天回學校。都這么大的人了,他們還是不放心。走了,我的床,走了,我的家。雖然家里就我一個人,但還是有種不舍的情感。理性與感性并存的怪卡,格子這么形容我的。
        
        火車站永遠是那么的擠,還好格子說今天來接我,才帶了這么多的東西,吃的東西,喂那只饞貓,自己來不帶,非要姐姐帶。誰讓咱是閨蜜呢,哎,悲劇呀。
        
        “哎,格子,姐在這呢,”我叫住東張西望的格子“有點眼力見好不好,這么多東西,分享點。”把最大的袋子往她手上一放。
        
        “我說,蔚藍,今兒看見帥哥了嘿。”格子有點犯花癡。
        
        “我說,格子小姐,您哪天沒有見著帥哥哇。”家常便飯。
        
        “在家就沒有見著,你說就咱們那村,別說帥哥了,找一異性都難。別,真見帥哥了,還是好幾個,你說,是不是哪個劇組在拍電視呀。”絕對的幻想中。
        
        得,再不走,公交就走了,“走了,回學校繼續回味你那帥哥吧。”還拍電視呢,想象力真是夠可以的。
        
        等等,那個,那個,“許格子小姐,我去上廁所,一起吧!”不會吧,那個誰來著,精神病帥哥正在向我走來,再不走,可就來不及了呀。
        
        “我說,你走這么快干嘛呀,尿急也不能這么急的呀。”格子抱怨。
        
        “蔚藍,你跑什么呀。”
        
        蔚藍!叫的這么順口,我跟你很熟呀。停下來,“不是,神經病。。。哦,不是,帥哥,我去上廁所呢,你自便呀。走呀,格子。”這個格子看見帥哥,呆若木雞。
        
        “那你去,東西放著,我們幫你看著。”說著神經病帥哥搶過我手中的東西。
        
        “對,你去,我和這幾個帥哥看著,快去快回哈。”什么呀,這個死格子。
        
        “不去了。我看也不是那么急,回學校吧。”氣呀我。“這么巧哇,來接人還是。。。”
        
        “來接你的呀,你的電話打不通,知道你今天來,那天看見你買的今天的票。”的很是輕浮。很邪乎。
        
        無語了,“還錢的,是吧,拿來,可以走了。”我伸手。
        
        他握住,“走,我開車來的,送你去學校。”抓著我就往停車場去“對了,你哪個學校的,我N大的,大三,剛剛高高的是卓伊飛,另一個是包澤,都是死黨。”拉開車門“進呀,愣著干嘛!”
        
        “我說,你腦子沒壞吧,我跟你不熟。別像認識了幾世似的好不好。東西給我。”我搶過他手中我的東西。
        
        “怎么能詛咒你男朋友呢,以前不熟,以后會熟的。”拿過我的東西扔在他的后座。把我塞進他的車。
        
        唉,男人與女人力量的較真呀!“我朋友呢!”隨遇而安吧。
        
        “在包澤的車上。你還沒有說是哪個學校呢”
        
        我往后看去,那車車頭上醒目的BMW,暴發戶呀!“中和大學!”以前沒有覺得中和大學有什么好的,今天覺得真是好極了,至少離N大遠了十萬八千里,整一對角點。呵呵。
        
        “中和?就那個爛的不能再爛的大學!”他爆笑
        
        “有什么好笑的,至少比你們N大的評風好,去年爆出某女自殺,是你們學校的吧,是什么原因,我想你應該比我清楚。”人人都爭著去N大,那么高的分兒。不過風氣很不好,話又說回來了,哪個學校沒有那點破事呢,只不過人兒學校大了點,出名了點,出的事就多了點嘮。
        
        “看來你挺了解我學校的吧。不會是因為我調查的吧!”嘴角還是露著淺笑。
        
        鄙夷的看了眼,自戀狂,懶得接話,坐火車很累,這車這么舒服,睡會。我這人有個怪癖,在陌生人跟前不管多累多困,就是睡不著,我也就閉目養神。回去免不了要被格子審問,先想好說辭吧。
        
        悅耳的鈴聲很有穿透力,他很小聲的講電話。不知道過了多久,也許是實在是太累了,竟然睡熟了。感覺頭上有道烏云,我驚醒,“你干嘛!”一張放大的臉對著我的眼睛。
        
        “你流口水了!”用笑掩飾他的臉紅。“你學校到了。”我沒有理他。我搖下窗,媽呀,這是寢室樓呀,再一看,那輛BMW停在我們前面,了解了,我也說嘛,連我住哪棟都知道。
        
        “謝謝呀!”我從車上下來,坐了人家的免費車,基本的禮貌還是要的。
        
        格子殷勤的幫我拿東西,“你好,帥哥,我叫許格,你也可以跟蔚藍一樣叫我格子,我呢,是蔚藍最好最好的朋友。”說著還挽著我的胳膊,就怕別人不知道我們兩的關系有多閨蜜。
        
        “你好,我叫安然,從現在開始就是蔚藍的男朋友了。”兩個自導自演的家伙。
        
        “喂,演夠了沒,我要上去了,你們可以走了。”看了其他兩個格子嘴中的帥哥,是挺不錯,至少那張臉不錯。
        
        回到寢室,就聽見我們的許格子小姐那喋喋不休的講著,我也知道了那個穿藍色T恤的叫卓伊凡,藍色是我喜歡的顏色,名字也很優雅,長得也很優雅,開BMW的叫包澤,據格子說有女朋友了,下面就開始說安然了,“蔚藍呀,你命真好,有對那么疼你的父母,現在又有這么個又有錢又帥的男朋友……”
        
        “打住,說多少遍了,他,安然,不是我的男朋友。”不知道為什么。就是有種抗拒的心理。
        
        整理好床鋪,把吃的東西分給格子、口貝和楊楊。我們四個一個寢室,和諧的渡過了大一的時光。剛分到一起的時候,一個個的都有著自己的夢想和憧憬。我們的專業是教師,為人師表,呵呵,很難想象我們以后做老師的樣子。
        
        我們寢室除了楊楊都是從農村來的,村里的姑娘,呵呵,所以我的網名就叫做村兒,偶爾上網發發文章,不過還是小有名氣的。
        
        我主要學的是理科,將來要做一個數學老師,格子,我的閨蜜學的是幼師,跟她的性格很像,我們的口貝同學主要是文科,英語很好,說是以后做英語老師,楊楊呢,說不大清楚,經常不在寢室,和我們也算和諧,因為經常不在,所以不是很熟,偶爾遇見打個招呼什么的。只知道叫楊欣,有個男朋友,很淑女的名字,人也淑女。
        
        “楊楊又要出去呀!今年的住宿費是不是又白交呀!”格子八卦的問收拾好東西準備離開的楊楊。
        
        “是呀,便宜你們了。”楊楊笑著打趣“男朋友在下面等我,先走啦!沒有帶家鄉特產,下次請你們吃飯。”
        
        “下次就是下學期。”口貝接口道。
        
        楊楊走后,我們在為晚上吃什么而愁,學校的飯實在是吃厭了,小電飯煲,在上學期末也被收了,哎,苦命的學生時代呀。
        
        整理好床鋪,打開筆記本,打開指定網頁,我的文章排在最前面,發了個百來個字的小短文。郵箱里有個信息,是某雜志的,說是欣賞我的文章,問我可不可以在他們雜志上發表文章,我回了個,可以的,并附上我的電話。思想是用來裸奔的,有人欣賞,至少裸奔的很成功
        
        “晚上去學校對面吃吧,好像是剛開的,蠻有檔次的,也不是很貴。”口貝說。
        
        “好呀,我沒有意見。”格子說。
        
        “那就去吧。”我附和。
        
        就這樣三個人達成共識,吃飯的時候,接到一個電話。
        
        “喂你好,是村兒嗎?”
        
        “是的,請問你是?”
        
        “我是非雜志的,我們這邊是想要通知你,你下個禮拜就可以向我們投稿了,信箱就是你今天收到郵件這個信箱,你發第一個稿件的時候,麻煩附上銀行卡號,方便打稿費。”
        
        “嗯,好的。”
        
        “那好,就這樣,拜拜。”
        
        掛掉電話,非雜志,沒有聽說過,呵呵。
        
        “誰呀?”格子問。
        
        “說是非雜志的。”我也不知道。
        
        “回頭上網查查,有點耳熟。”格子說,“我說口貝呀,下次不能聽你的,真是吃了一頓不敢來吃第二頓。”
        
        有同感,確實不好吃,“不好吃也得吃完,這可是錢吶。”我說
        
        口貝不知聲,吃著自己的那份,對于格子的這種評價,口貝已經很習慣了,也只有口貝這么好的脾氣才能忍受我們這樣拿她打趣。有這樣的朋友是我們的福氣,是值得深交的朋友。
        
        回到寢室,格子打開電腦開始搜索“非雜志”,我在準備明天上課的素材,口貝在排版,三個人做著不同的事情。
        
        “啊!”格子大叫,“快來看,快來看,我咋說咋這么耳熟呢,臺灣的雜志,我們班很多人看呢,銷量不錯哦,前年在臺灣上市今年進軍大陸市場。請過很多的知名人士,美女帥哥偶像做過封面,蔚藍呀,你賺了呀!”格子拉著我的胳膊,激動無比,好像中了頭彩,那么高興。
        
        “人家要的是蔚藍的文章,不是你的,你激動個什么勁兒?”口貝頭也不回的打擊格子。
        
        “要你管,口貝呀,你別排版了,你這么認真我們很有壓力的。”格子轉過頭對坐在她身后的口貝說。
        
        “你有什么壓力呀,你們又不是一個班級的。”我說。
        
        “我們一個寢室,口貝拿了全額獎學金,你也拿了班級獎學金,就我沒有,我能沒壓力嗎?”格子很是委屈。
        
        “那你就認真學習,別總是帥哥美女的,你長得也不差呀,還是挺小家碧玉的。”我放下手里的素材。
        
        “我就納了悶了嘿,是不是我的幼師很難學呀,要不你怎么拿到你們班級的獎學金,我拿不到我們班級的獎學金呢?”格子很是不解。
        
        “人格問題。”口貝說。
        
        哈哈,免不了格子的一陣猛打。
    2. 欄目分類
      5050彩票平台5050彩票主页5050彩票网站5050彩票官网5050彩票娱乐 鞍山 | 仁寿 | 黑龙江哈尔滨 | 内江 | 来宾 | 赤峰 | 日照 | 贺州 | 长垣 | 海西 | 江门 | 金坛 | 秦皇岛 | 贵州贵阳 | 咸宁 | 保定 | 宜昌 | 启东 | 红河 | 长兴 | 厦门 | 临海 | 图木舒克 | 白城 | 保定 | 沭阳 | 单县 | 连云港 | 宜昌 | 河南郑州 | 安康 | 九江 | 临汾 | 那曲 | 黑龙江哈尔滨 | 台山 | 河源 | 天水 | 嘉兴 | 灌南 | 东莞 | 鹤岗 | 孝感 | 云南昆明 | 陵水 | 德州 | 滕州 | 青海西宁 | 巴音郭楞 | 屯昌 | 凉山 | 阳泉 | 杞县 | 三沙 | 博尔塔拉 | 绵阳 | 日照 | 泸州 | 榆林 | 台南 | 清徐 | 阜阳 | 安吉 | 邳州 | 高密 | 乌兰察布 | 营口 | 天水 | 昭通 | 通化 | 鄂州 | 江西南昌 | 铁岭 | 烟台 | 阿拉尔 | 衡阳 | 海东 | 梅州 | 新沂 | 兴安盟 | 义乌 | 眉山 | 河北石家庄 | 漯河 | 偃师 | 高密 | 眉山 | 长葛 | 潮州 | 漯河 | 广元 | 郴州 | 承德 | 海北 | 池州 | 燕郊 | 澄迈 |